Mahiru的COSPLAY攝影展《傲慢/Hubris》已於9月4日結束,CHOS repo!向攝影師Mahiru詢問了幾個關於本次攝影展展出作品的問題,分享給各位。

Q1.EVA三組照片各有特色,是否先有想法再拍,還是拍了再選有感覺的呢?如果先有想法再才拍攝的話,是什麼想法呢?

A1.我是一個圖像思考腦,拍照時大多是憑著內心對作品龐大混亂的感覺跟直覺在決定畫面跟每個瞬間,常常無法及時會意到到底為什麼會這樣,事後想想才發現「啊!原來是這樣!」。

其實攝影對我來說,除了是宣洩情緒以外的管道,也算是一個可以更深入更了解自己的一個方式。相由心生,相由心而生,因為都是用圖像思考所以攝影結果多少會反映出自己的模樣,我經常在這些模樣中看到一些不熟悉或不認識的自己。

 

Q2.展覽的照片都是小尺寸,為何不做大尺寸展示呢?

A2.我一直覺得作品的尺寸不是最重要的問題,重點是如何讓作品跟空間恰如其分的共生,還有印刷裝裱品質。

Q3.《攻殼機動隊》的照片是前往香港拍攝,是否可以說說這組照片海外拍攝的甘苦談?

A3.其實沒有耶,我們實際拍攝時數相當短,大部份的時間都在吃吃喝喝逛逛聊聊天,是一次說不上是非常輕鬆,但是非常充實愉快的攝影經歷。

 

Q4.《攻殼機動隊》的作品有放置在室內與戶外,選擇放在戶外的照片是因為這幾張作品也是「戶外」嗎?

A4.其實一開始的展間並不是在五樓,所以會擺在戶外其實也是一個意外。

人生總是很多意外嘛,攝影當然也是,不管是攝影過程還是佈展,我都非常享受各種意外帶來的衝擊跟需要快速想出新辦法的過程。

佈展前其實也沒有做過特別的規劃,像是作品應該放在哪些位置,一到那個空間裡就先把所有作品連著包裝放在地上隨意攤開,然後牆跟作品就會告訴我哪些畫面哪些牆面應該怎麼配置了哈哈~

 

Q5.對於這次的展覽有什麼想對來參觀的朋友/或是無法來參觀的朋友說的話呢?

A5.謝謝大家來參加我在台灣的第一次個展,雖然圓滿落幕但還有許多無法盡善盡美以及不足的地方,謝謝很多朋友及來場者對我的幫助以及包容。既然身為一個擁有美術專長跟攝影專才的人,用專長幫群體或環境做點什麼,我想那就是達到了我的社會功能,做這件事讓很多原本沒有動腦,或是沒有想法的人重新思考、甚至重新面對這個廣義來說我也同樣身在其中的群體。

人生而為人最終的目的不是圖利自己,而是發揮一些社會功能嘛~再一次謝謝所有參與其中的朋友,也謝謝那些願意關注但無法到場的朋友!

>>COSPLAY攝影展《傲慢/Hubris》作品與空間互相共生

 

相關連結
《傲慢/Hubris》 Photo Exhibition